中学有一位非常牛x的老湿,特腹黑的那种。有此上课中,老湿: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