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以为我三千亿身价,可以不用看谁的脸色而活。